我心之形
  作者:    文章来源:    点击数:     更新时间:2014-10-14 【字体:
    慵懒的周末,早晨睁开眼,满满的阳光透过阳台照到我那盆紫色的风信子上,难得的好天气。听到外面有人放着英国歌手斯汀的那首歌《SHAPE OF MY HEART》。脑袋,忽然地就清醒了。熟悉的旋律,沙沙的嗓音,摇晃着的节奏,是《我心之形》。
1994年上映的电影《这个杀手不太冷》的主题曲。
穿好衣服下床,急着去找这首歌是谁放的。
在所有的吕克贝松导演的作品中,这部片是我最喜欢也最难忘的一个,译名很贴切。如启蒙老师般,这部电影是我对法国电影兴趣的最初来源。即使是关于杀手的片子,那份法式的浪漫也总让人欲罢不能。在每一个阳光大好,照得人全身暖洋洋的日子,总是会想起这部影片。美国纽约宽阔的大街上,阳光透亮。里昂风衣、墨镜、旧皮箱,马婷达项圈、蘑菇头、小外套抱着那盆翠绿的万年青。风吹亮彼此的眼神,再高大的楼,在他们背后,也只是这个故事的衬景。
意大利人里昂为爱所伤,迫不得已来到美国纽约谋生。他不识字,没有身份证甚至是银行账号。但他是职业的杀手,5000块一个人头。没有任务的时候,他会独自一个人在楼下超市买两盒牛奶,然后回屋给盆栽万年青擦拭叶片,带它晒太阳。它是他最好的朋友,因为他觉得他们都没有根。去影院看很老很老的金凯利的影片《雨中曲》,转身面对空无一人的影院依旧微笑自乐。他的生活简单但却没有生机,独来独往,从不睡在床上,时刻冒险,没有安宁。
十二岁的女孩马婷达,有着天使般的面孔,爱看《变形金刚》。父亲是毒贩子,继母带来一个欺负她的姐姐,她唯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亲弟弟。挨打的时候,一个人坐在楼道间,两条腿悬空伸出扶手外,点燃一支烟。逃课辍学却没有人理会,生活没有一丝光亮。
我一直在想如果马婷达没有碰见里昂,又或者里昂恰巧不是一名杀手,那故事的发展会有多大的不同。但是不早不晚,没有偏差,故事就是这样。当马婷达全家都被虚伪的缉毒警察杀害的时候,她遇见了杀手里昂。不错,是杀手里昂。
记得开头马婷达向里昂求救,几经考虑,里昂开门迎她。那一刻,分明有那么一束光照在马婷达满是泪痕的脸上。至此,马婷达得救了。她年轻的生命,长长的人生,都因里昂而变得不同。他们一起生活,买牛奶、熨衣服、晒盆栽、学枪法……时间飞快,幸福总是如此短暂。历经波折,他们终究还是没能拥有平静。仇家终于行动,里昂拿斧头砸碎排气孔的墙壁,让马婷达先行离开,自己与数百特警进行战斗。记得结尾里昂带伤从地下车库走向出口,一步一步,眼神充满希望。那里有他的马婷达在等着,她是他心中的光亮,教会他体会生活的快乐。但他不幸中枪倒地,没有运气走完这几步路。缉毒警察史丹从背后露出了嘴脸。生命将尽,里昂为他心爱的马婷达送上了最后一份庇护,用一个拉环与她的仇人同归于尽。
照在马婷达脸上的光奏效了,然而里昂心中的光却再也无法拥有。都说杀手最后要用自己的血洗清这一世的罪孽,去献祭自己最珍视的东西。那么里昂,你用这样的方式赢得了我们的尊重,保护了你珍爱的马婷达。据说吕克贝松编剧的手稿原意是马婷达亲眼看着里昂中枪,自己引爆炸弹与仇人史丹同归于尽,但这未免太过残酷,对观众,对影片中的人。电影最后,马婷达活了下来并且回到学校。小小的人,在里昂死后,把他的万年青种在了土地上,让它可以生出根来,与大地有联系。这需要多大的勇气,在经历过巨大的磨难之后重新去融入周遭的世界。里昂的生命中的光亮,马婷达,给了我们最后的慰藉。
我一直认为这样的结局是一种暗示,生活不管是虚是实,不管是再大的喜,再苦的悲,故事的最终值得珍视的只有人与人之间的真诚。虚伪的缉毒警察可以是我们心中的恶魔,作为杀手的里昂却可以成为我们情感枢纽的中心。这是导演附带的情感,我们如何对心中的边缘人进行界定。唯有真诚,人与人之间的真诚,能牵动我们所有人的心,不管你是谁。
故事情节简单,没有很多的悬念。但拍出来的画面却像秋天般,色彩分明,说不出的喜欢。
明亮的美国纽约的街道,法国式浪漫的色圆顶毛线帽,生长翠绿的万年青盆栽……
我想,或许很多年过去了,但依旧只有马婷达才明白里昂的心是什么形状。
(文/ 13汉语国际教育 杨婷婷)
 
文章录入:团委    责任编辑: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 康乃馨的季节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我心之形
  • 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 
    Copyright © 2001-2012 共青团安徽农业大学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联系地址:安徽农业大学勤政楼150室 联系电话:0551-6578188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