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马时光
  作者:开钰    文章来源:安农青年    点击数:     更新时间:2012-12-15 【字体:
本网讯

那天我匆匆的赶去图书馆,路上瞥见一个小孩骑在他奶奶头上,快乐的笑着,那笑声让我想起了我的家乡,带着泥土气息的田园。
    
夏天褪去了炎热 ,秋天缓缓走来,麦田里升腾起幸福的乐章。曾经绿色的希望,此刻终于成长为金色的收获。奶奶裂开嘴笑了,皲裂的手捧着粒粒饱满的谷子,那末的满足,憨憨的冲我乐,把我举过头顶,凝望着·······我可看不到那小小的谷子,只顾着看那层层麦浪,嗅着飘过来的稻香,大声喊着“驾”。那些骑马时光窸窸碎碎,如同脚踩在谷粒上一般,炙热、难以忘怀。
    
当田地里的一切收割完毕,大地又安静了,片片雪花带着上帝的祝福洋洋洒洒的飘落在树上、屋顶上、道路上······那么安谧,我却像个搞怪的精灵,穿着新衣,硬要去踩雪。我喜欢鞋踩在雪上发出的闷闷声,更喜欢踩过后的厚实。小小的我不懂奶奶的不安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,骑在奶奶头上,依然听得到闷闷声,仿佛是大地的心跳声,我伸手接着雪花,那么晶莹透亮,纹落清晰,六角形花瓣,我想发现新大陆一般给奶奶看,当每次都融化了,我嘟着嘴,奶奶却笑开了,那笑声刻进了雪影里,在皑皑雪地中回荡着,久久不散。
    
不甘寂寞和黑暗的小草冲破泥土的封锁,探出头来,枝头的积雪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新绿。燕子飞回来了,乡园复苏了,开始喧闹起来,我也开始活动起来。骑在“马上”,穿梭在柳絮中,看小溪的潺潺,捣衣声阵阵,虽没有古典女子那般优雅、妩媚,却多了份农家人的朴实和简约。
    
骑马时光在那笑声中被流水带走,让我告别泥土的厚实来到高楼耸立的都市,记忆中的自由被禁锢,我感觉这儿虽透明却有一道道的玻璃墙,不时的碰壁。那滚滚麦浪在脑海中涌现着,在面临诱惑的时候,提醒我是泥土的孩子,要踏实地走下去。
      
岁月不饶人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那些时光早已不知不觉 走进记忆,被骑的人是否还在守望?守望她用半生呵护的麦芽。迎面吹来阵阵桂花香,她此刻是否站在田间憨笑,可惜她不能背我了。金色的麦田沉默了,我的眼睛濡湿了······


文章录入:团委    责任编辑:开钰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
  • 下一篇文章: 体育精神之我见
  • 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 
    Copyright © 2001-2012 共青团安徽农业大学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联系地址:安徽农业大学勤政楼150室 联系电话:0551-6578188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