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是每个女孩都叫允和
  作者:    文章来源:    点击数:     更新时间:2014-10-14 【字体:
 
亲爱的Vera
   在这个花褪残红青杏小的节气里,溶溶春风吹散了我惘然的18岁。我又想起了你,想起了我们。此刻,我的身边萦绕着夜一般的黑紫色,我试着与你对话,奢望回首便是你清浅的笑,然灯火阑珊处,空无一人。
 
   我们都缺一点小运气。
   Vera,我在农大,非211,非985 这么一句带着些许自嘲意味的话被我说得这么有气势,你一定以为我疯了。我没有。我在农大,不觉得卑微,也不觉得悲伤甚至夹杂着小小的兴奋,因为这样的我反而离自己的梦更近了些,一个远低于期望的现实让我从尘埃里也决心要绽放出花的姿态。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个箱子,里边满满当当的装得都是梦想。或捡拾或丢弃,这么一路走来,生命也会渐渐丰盈。

   我一直以为信念才是最重要的东西,所以我跟随着自己的信念,在复读与接受现实的之间选择了后者。我的梦曾经是那么接近,就差那么一点就能去看看我向往的SISU,可惜我缺了那么点运气,高考前的发烧把我一下子打到了解放前。
   我们都缺了一点小运气,不然现在的我应该徜徉在英语的世界里,而上帝是个爱开玩笑的孩子,我的选择亦是无奈后不肯认输的执着。

 
   青春是一曲不眠的离骚。

   你总说,成年前我们太小,成年后我们太老。成年前我们以为青春永远挥霍不去,明天之后还有无数个明天,所以我们尽情挥霍着自己的青春年华。然而当18岁的生日蜡烛吹灭,我们才突然发现自己渐渐成了一个烂摊子。伴着68日下午最后一抹音符逝去,飘逸的蓝色窗帘的影子被定格在答卷上细密的字迹之间,夕阳洒在陌生的教学楼上,我的镜头里,世界开始缄默。
   Vera
,我们总是很念旧,无论生命中的他们曾给予你,铺天盖地的欢笑,还是刀削斧砍的痕迹,我们都该感谢,因为有了这些我们的人生才不至于一片空虚。我想起你那晚的微博,手机里都是半生不熟的朋友留言,老掉牙的安慰难免还要多说几遍,我们渴望青春不老,却无奈岁月变迁。

   新生。
   Vera
,这已经是我进入大学之后的第七个月了。倘若青春是一个沙漠,那我们都是跋涉其中的骆驼,沙漠有多远,坚持就有多远。重要的不是你在哪里,而是现在的你对不对得起未来的自己。我们都要好好生活,当梦想被风雨洗礼过才更有被实现的价值,偶尔在睡梦中,我也能听见心底的那声呼唤:允和,允和。感觉那么遥远,却又那么舒心。我们互相追逐了那么久,需要彼此真心的安抚。

   不是每个女孩都叫允和。
   我叫允和,女,19岁。我喜欢文字,喜欢随城市公交走走停停,去陌生的地方看看风景,捧着奶茶陪自己约会,写所有关于心灵和远方的故事。Vera说,这个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的女孩,但不是每个女孩都叫允和。
   Vera
,允和,是彼此的独家记忆。因为我们寄居在同一个躯体。

允和 
2014-3
     (文/安农青年传媒中心  13汉语言 李心怡) 
 
文章录入:团委    责任编辑: 
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 
Copyright © 2001-2012 共青团安徽农业大学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地址:安徽农业大学勤政楼150室 联系电话:0551-6578188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