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也曾有过梦想
  作者:佚名     文章来源:《安农青年》    点击数: 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06 【字体:
 
自记事起,从未和父母说过一句矫情的话,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守着我长大。二十年,长长的二十年,几千个日日夜夜让他们操碎了心。二十年,短短的二十年,他们转身就是半辈子。
我常想,出生在60年代的的父母,也曾拥有过自己美妙的青春,即使是简单的,也会是深刻的。我无法揣测如今的父母回想自己年轻的生命之时,眼神中会流露出如何的情感,岁月的变迁,现实的压力会让他们保留多少期许。
说酸一点,父亲是一个落榜书生,受着传统文化影响颇深的人,偶尔吟诵几句诗句感叹感叹。很小的时候他就开始教我背诵诗词,深刻地影响了我。父亲算是一个比较乐观的人,经常在家里放声高歌,他最爱那首《水手》,每次听着,我总有一种不平静,我知道父亲也曾有过雄心壮志,也曾欲揽明月抱于怀。那个瞬间,我不敢看他的眼睛,其实我是在逃避,逃避那份沉重。父亲偶尔会抽烟,家里人都很反对,这几年对于这个我一直沉默。我开始理解,甚至同情我的父亲,男人的一生本该不止如此。出生在那个年代的他,也曾追过自己的梦,只是当我存在的那一刻开始,所有追逐的脚步声戛然而止。如今当他忆起自己年少时的锋芒,梦想的光亮时,他没有后悔,没有叹息,只是猛地吸上一口烟,抬头看看天边。而我又能怎么办呢?说实话,我没有和父亲说过很多话,不是我不想而是不敢。我最害怕父亲对我失望的那种表情,我甚至不敢看他那淡黄色的眼球超过三秒。我能做的就应该是值得他为之骄傲的,如果我不能,那我怎么回去?
母亲是位贤妻良母,过了这么多年相夫教子的生活。曾经开过店,也当过教师,如今在家里忙忙家务。现在每次回家,母亲总会拉着我一起去买衣服,每试穿一件都会反复问我好不好看、合不合适,我总是漫不经心地敷衍着,想着年纪大了主见怎么都没了。可我不知道,从有我开始,她就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主见。近些年来,母亲很喜欢打麻将,我曾极为反感。可是我问自己,她还能干什么?父亲上班早出晚归,我在异地求学。是的,她已经没有了自己的追求。当我写出这句话时,眼泪已经开始不听话。我就是她的支柱,可我在吗?刚上大学时母亲好多次半夜抹眼泪,可我在吗?她守着儿子整整十八年,十八年。终于有一天,儿子背上行囊,踏向远方。她不熟悉儿子每天新的生活,甚至不知道在儿子的生活里,有没有想念过她的存在。于是她拿捏着百无聊奈的生活,开始了漫长的等待,这种等待属于伟大和卑微。我是她的梦,却一直以抽离的状态存在,她又能怎么自由?
我常想,父母的生活里,早就失去了自我。他们的人生就是一场赌博,赌注大到令我惭愧。他们的年华,他们的梦想,还有所有守望。而输了我,他们也就输掉了所有。
 
岁月一直在撒谎
说过不让谁慌张
突然有一天
我问起父母儿时的梦想
他们看看二十岁的我
笑到有些忧伤
原来这么厚的日子里
他们匆匆忙忙
只记得替我背着行囊
(/08茶学)
文章录入:团委 责任编辑:团委
 
文章录入:团委    责任编辑:佚名 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 在天边……
  • 下一篇文章: 去坐摩天轮吧
  • 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 
    Copyright © 2001-2012 共青团安徽农业大学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联系地址:安徽农业大学勤政楼150室 联系电话:0551-6578188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