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 绪
  作者:星星姐姐    文章来源:安农青年    点击数: 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07 【字体:
 
夜 绪
 
在长长的一生中,欢乐,总是乍现就凋零,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丽的时光……
——题记
午夜,一杯清茶,一本书。之后,是无尽的思索。
偶尔听见对面马路上车的声音,风一样飘过。而我,躲开热闹的世界,于薄衾中蜷缩。逃避,在所有人遗忘的角落。
 
日历已翻过一半,纵使不情愿,还是被时光推着,走向未来的命运之门,被迫成长。于是,一直在问,像无数失忆者刚刚醒来时一遍遍的茫然的问着——我是谁?这大概是很无理头的问题,因为我所得到的回答大都是一阵暴笑。但我还是一直在问,我,还是我么?还是,原来的那个我么?
 
夏天,离别的季节。
 
夏日特有的丝丝炎热悄悄潜入我的心扉,慢慢的,变得像那些悠久的零碎的记忆,于是想要将充满淡淡忧愁的花瓣夹于日记中慢慢变黄,将过去的一切,美好的,或是悲伤的,都变为支离破碎的记忆,将那些记忆的碎片深深的埋藏于孤寂灵魂的最黑暗处。但,现实的残酷与无奈却更增添了内心的苦楚。
 
记忆如潮水般涌来,我躲闪不及被扑倒在地。
 
挣扎着站起,突然明白了,人想要扔掉一些不愿记起的东西是很困难的。然后想起《东邪西毒》里说的话:“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,如果什么都可以忘掉,以后每一天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。”
 
也许哥哥是对的,忘记一切,然后开始新的每一天。未来真的很美好。
 
可是我做不到。很多时候,记忆如同古老岩石上的字句,虽然早已模糊的难以辨认。却依然坚硬地刻在那里。是的,你不得否认,它刻在了那里,一笔笔深入骨髓。那些记忆,永远无法忘记。
 
于是,尽管时光不断前行,我依然留在过去。我,是活在过去的人。
 
夜愈深,月愈明。
 
想象自己在这样的夜深月明夜坐于京城一个古朴清幽的茶馆。一壶茉莉花茶,一个昏黄灯光下不被注意却略存温暖的角落,然后,将心丢于古老城堡的最深处,静静等待那个根本不可能出现的人。
 
也许,太过孤寂的灵魂是不该寻找出路的。就像绚丽的烟火,一闪而过,然后转向沉寂,而沉寂后无论是澎湃还是孤独,都会在时光的冲蚀中趋于平复。有些事情,注定无法忘记,无法摧毁。
有时候会经历一些感动。经过时间的漂洗,一些淡去,一些消逝,一些却越发锃亮。比如爱情。很久以前的冬夜,和CHANGE一起看《泰坦尼克》,好友在黑暗中问我:“美好的必不长久么?”无法回答。也许在我们之间,情是主题,思念为音符,回忆成旋律。
 
五一在家重看《幸福像花儿一样》,在电话里又聊到这个话题,于是回答,嗯,美好的,必不长久。电话那边,是一声叹息。而后,是长久的沉默。
 
突然便想起席慕容所说的话——在长长的一生中,欢乐总是乍现就凋落,走的最急的都是最美丽的时光。
夏亦悠
文章录入:团委 责任编辑:团委
 
文章录入:团委    责任编辑:星星姐姐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 去坐摩天轮吧
  • 下一篇文章: 忽然遇见
  • 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 
    Copyright © 2001-2012 共青团安徽农业大学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联系地址:安徽农业大学勤政楼150室 联系电话:0551-65781884